共享睡眠舱被警察查封、共享充电宝悄悄关闭,共享经济终于被玩死了

自“资本寒冬”降临以后,创投圈风风火火的拥抱了VR,狂追了直播,热捧了共享单车。共享单车中跑出的独角兽,让一些人“着了共享经济的道”,总觉得这里面金矿如山,大有可为。

共享经济2.png

时间进入到2017年7月,这些人的梦破灭了。当马云和宗庆后以“大动作”实力入局后,智能零售彻底站在了风口上。缤果盒子、F5未来商店这样的新企业成了资本和媒体追逐的新对象。共享经济逐渐式微。

在腾讯创业的报道中,一位投资人说,最近在忙着抢案子,“新零售,无人设备,自助贩卖机呀,现在很火的”。我在尝试联系一家无人便利店企业做采访时,得到的回答是,“近来太火了,应该近期基金和媒体都不会再接触”。

年初,共享充电宝为共享经济创业者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共享雨伞和近日出现的共享睡眠仓都在短期内赢得了市场关注。如今,新“风”拂面,共享经济终于被“玩”死了。

“有脚臭味”的共享睡眠仓

在过去的一周,除了贾跃亭和孙宏斌,刷爆朋友圈的还有“共享睡眠仓”,其属于一家叫“享睡空间”的公司,和共享单车一样采取扫描、计时和付费的流程。据了解,共享睡眠舱出现在北京、上海和成都三座城市,半小时收费为6元。外型类似太空舱的睡眠舱内配置有恒温空调、小风扇、WI-FI和插座,入住的用户方可免费领取太空毯、一次性床单、一次性枕巾和湿纸巾等床品。

在安全性方面,关闭睡眠舱门后,舱门便自动锁紧,只有通过“享睡空间”的小程序用手机开锁,舱门才会再次开启。外面的人无法随意开启舱门。另外,门内也设有开门的按钮,按下按钮后舱门也能开启。用户在点击“解锁舱门”后,门会自动打开,用户可以选择暂时离开,也可以结束入住,并收起一次性用品,将其扔到指定的垃圾桶里。

舱内提供的床约为2米长、1.2米宽,仅容一人休息。据体验者反馈,睡眠舱内可以清楚地听到舱外的声音,隔音不是很好。虽然享睡空间提供的是用完就扔的一次性床具用品,一天内还会有两次在无人的时候对舱内进行除螨,一周内会清洗床垫。但这些并不能保证睡眠舱内的绝对干净,而且,由于密闭性造成的空气流通不畅,使得舱内即便有换气扇,也无法做到空气特别清新。有的用户就表示碰到过充满“脚臭味”的睡眠舱。

上一篇123下一页

    2017东亚银行信用卡办哪张好,有哪些活动? 
    【唯彩会完成5500万B+轮融资,广州日报体育
    时间已然到了7月,也就是到2017年下半年了,